李清照仅有的一首豪放词词人历经风浪无所畏惧尽显豪放胆气!

更新日期:2019-07-26 18:19:31阅读:0次编辑:未知来源:未知


  词在产生之初,便与音乐结下了不解之缘。音乐不同,词牌就不同,风格就不同,这便是宋词的独到之处。例如我们在宋词中经常看到的词牌名《蝶恋花》,以它为“词牌”创作的宋词多数都充满了柔情蜜意和相思哀愁。 

  词在产生之初,便与音乐结下了不解之缘。音乐不同,词牌就不同,风格就不同,这便是宋词的独到之处。例如我们在宋词中经常看到的词牌名《蝶恋花》,以它为“词牌”创作的宋词多数都充满了柔情蜜意和相思哀愁。

  历史上,很多词人因性格,人生经历,审美观等的不同,偏爱的词牌也就不同,创作出来的词作风格也就不同。大致来说,婉约派词人像李煜,柳永等就比较偏爱“菩萨蛮、虞美人、如梦令、浣溪沙、蝶恋花”等凄惋风格的词牌,而辛弃疾,范仲淹等就比较偏爱“渔家傲,水调歌头,永遇乐,念奴娇”等豪放风格的词牌。

  当然,随着宋词的逐步发展完善,同一词牌也可以创作出不同风格的词作,例如苏轼的两首代表作《江城子》;此外,以婉约风格为主的词人,也会创造出一些豪放风格的词作。例如接下来,笔者要和大家介绍的这首李清照的《渔家傲 天接云涛连晓雾》。这首词是李清照唯一一首豪放词。在词中,词人历经风浪无所畏惧,尽显豪放胆气!

  天接云涛连晓雾,星河欲转千帆舞。仿佛梦魂归帝所,闻天语,殷勤问我归何处。

  我报路长嗟日暮,学诗谩有惊人句。九万里风鹏正举。风休住,蓬山吹取三山去。

  李清照虽然为婉约词大家,但是这首词却格外大气,充满豪情。清人黄蓼园在《蓼园词选》中曾评价这首词:“浑成大雅,无一毫钗粉气,自是北宋风格。”梁启超也称“此绝似苏辛,不类一‘漱玉集’中语。”

  北宋末年,女真人的马蹄碾碎了无数人的悲欢,北宋灭亡。不久,赵明诚去世,李清照也再次跌入苦难深渊。接连数月漂泊,她终于抵达杭州。一路上,她积聚了太多的情绪,此时的她需要宣泄,但是却没有人倾听她的心声,所以她只好诉诸笔墨,就有了这篇《渔家傲》。

  这是一首记梦词,形象奇幻,意境缥缈,富有浓郁的浪漫气息。上阙写自己一路颠沛流离历经风浪的悲惨境遇;下阙抒情,表达了自己对充满战乱的黑暗社会现实的憎恶以及对美好自由稳定生活的向往。这是有积极的现实意义的。

  上阕的大意是说:海上逃亡的经历让她印象深刻,就连做梦都在汹涌澎湃的波涛里颠簸。她梦游天河,海天相接处云海波涛俱在翻涌。“转” “舞”两字让人眩晕,因为在现实中词人尝过这种眩晕。而那时候她独自一人,凭着一股不得不为之的韧性,还有对皇帝朝廷的殷殷期待硬撑了下来。

  她应该对宋高宗有过期待,就像梦里遇到的天帝:仁慈宽和,热爱子名。然而,现实让她从高处坠下来,摔地很痛,因为现实中的君王只剩逃跑的狼狈而已。于是,她只有在梦中才能使自己的心灵得到抚慰,也只有在梦中她的诉说才有人倾听。

  下阙的大意是说:词人告诉天帝,她所走的路程很远,现在已到了黄昏,还没有到达。即使她学诗能写出惊人的句子,又有什么用呢?道路漫长,又逢生命里的日暮,词人空有希望却遭遇不幸。纵然有才又被封建礼教道学束缚,胸中无限愤懑,但无处诉说。

  辽阔的九万里高空之上大鹏鸟正展翅高飞。词人也想像它一样,翱翔万里,搏击长空。而且,词人说她不仅不惧风浪,反而让风不要停住,她依靠大风飞到三山去?虽然这都是梦中寓意,但仍可见词人的豪放胆气和不屈意志。

  整首词既有“谩有惊人句”的失落与牢骚,又有“鹏正举”的希望和振作。这种复杂的感情渗透于胆大而丰富的想象中,写地磅礴豪迈,有别于易安词的婉约主调,是《漱玉词》中极有特色的一首。

  (注:文中图片皆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本作者删除。再次,感谢图片的提供者。)


Back to Top